微吧推荐
查看所有吧>>

活跃用户
    牵丝戏

    原唱歌曲:      p://player.kuwo.cn/MUSIC/MUSIC_6304356



    银临:嘲笑谁恃美扬威 没了心如何相配
     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
      我和你 最天生一对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
     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
     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
     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
     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由你支配
     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Aki:兰花指捻红尘似水
     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
     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
     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银临: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
      苦乐都跟随 举手投足不违背
      将谦卑 温柔成绝对你错我不肯对 你懵懂我蒙昧
     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
      你枯我不曾萎 你倦我也不敢累
     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Aki:风雪依稀秋白发尾
     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
     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
     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
     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[1] 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
     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
     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

    htt


    余少能视鬼,尝于雪夜野寺逢一提傀儡翁,鹤发褴褛,唯持一木偶制作极精,宛如娇女,绘珠泪盈睫,惹人见怜。 

    时云彤雪狂,二人比肩向火,翁自述曰:少时好观牵丝戏,耽于盘铃傀儡之技,既年长,其志愈坚,遂以此为业,以物象人自得其乐。奈何漂泊终生,居无所行无侣,所伴唯一傀儡木偶。 

    翁且言且泣,余温言释之,恳其奏盘铃乐,作牵丝傀儡戏,演剧于三尺红绵之上,度曲咿嘤,木偶顾盼神飞,虽妆绘悲容而婉媚绝伦。

    曲终,翁抱持木偶,稍作欢容,俄顷恨怒,曰:平生落魄,皆傀儡误之,天寒,冬衣难置,一贫至此,不如焚。遂忿然投偶入火。

    吾止而未及,跌足叹惋。忽见火中木偶婉转而起,肃拜揖别,姿若生人,绘面泪痕宛然,一笑迸散,没于篝焰。 

    火至天明方熄。 翁顿悟,掩面嚎啕,曰:暖矣,孤矣。

    译文: 

    我小时候能看见鬼,一个雪夜里在一座荒寺里遇见一位手里提着木偶傀儡的老翁,这老翁白发衣衫褴褛,但是他的木偶却制作精良,活脱一美娇娘,眼和睫毛都挂着泪珠,让人见了心生怜爱。

    外面风雪更大了,于是两人干脆坐着一起烤火,

    老人便自诉道:年轻时喜欢看木偶戏,为了学习钻研木偶戏,耽搁了时光,学会了,年龄也大了,但是对此也更加坚定,于是便以木偶戏为职业,虽然自得其乐,但是却一生漂泊,居无定所,没有伴侣,唯一陪伴的就是木偶了,

    老翁一边讲着一边哭泣,我安慰他,恳请他伴奏,做傀儡戏,他提着木偶在三尺红布前表演起来,木偶,吟唱悠扬,顾盼神飞,虽然画的是悲伤的妆容,但是却美丽绝伦,

    表演完了,老翁抱着木偶心情稍微平复了下,

    可是突然愤怒的说:我这一生落魄,都是被你所误,天冷了连衣服都买不起,贫寒到了这里,不如把你烧掉,于是便把木偶扔进了火里,我来不及制止,只能跺脚,哀叹惋惜这木偶。

    忽然看见这木偶自己慢慢站起来,悲凄的对着老翁,作揖,行叩拜之礼以示告别,仿佛活人一般,笑着淹没于大火之中。

    火到了第二天才熄灭,老翁幡然醒悟,捂着面大哭的说到:是暖和了却真的只剩我一人了。



    • 分享到:
    排序方式: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